设魅网明星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门户首页 | 明星词库
推荐专题: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电视剧演员表 明星专题
您现在的位置:魅网明星 > 网络红人 >

出家人成“网络红人” “有名有利”该不该

 2014-10-10 来源: 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: 小辉
导读: 和关于少林寺的其他风吹草动一样,不久前,少林寺招聘媒体总监的消息,又激起一阵舆论的涟漪——人们总嫌少林寺太入世,它却仿佛觉得还不够。尤其是,当大家发现,少林寺对所招聘的媒体运营人才,还特别要求“有新媒.............


 

        和关于少林寺的其他风吹草动一样,不久前,少林寺招聘媒体总监的消息,又激起一阵舆论的涟漪——人们总嫌少林寺太入世,它却仿佛觉得还不够。

    尤其是,当大家发现,少林寺对所招聘的媒体运营人才,还特别要求“有新媒体实战、组织、运营经验者优先”,更是有人担心,鼓捣这些新花样,会不会扰乱佛门清净地?

    实际上,若论运营新媒体,少林寺的动作似乎已经晚了。从早些年的博客,到前些年的微博,再到近两年的微信,法师、活佛和他们的语录总能映入你的眼帘。

    在新浪微博搜索“法师”,有27000余个相关用户,其中至少一大半的认证都确为某地某寺的法师。此外,还有4500多个“活佛”、2100多个“仁波切”……他们的微博粉丝少则上千,多则上千万,微博的内容大同小异,无外乎快乐生活和幸福哲学。

    这些内容还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——心灵鸡汤。可慢慢地,微博微信已经盛不下“鸡汤”了。借助各种新媒体手段走红后,法师、活佛们开始出书、演讲、上电视。和人们印象中的竹杖芒鞋大相径庭,他们也用手机、玩平板电脑、看世界杯、用网络语言插科打诨卖萌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出家人吗?新媒体、自媒体,也是六根清净、心无杂念的出家人,应该涉足的领域吗?

    用时代的语言和方式,解决时代的问题

    被誉为“最强科研实力寺庙”的龙泉寺,在新媒体的运用上从不落趟。无论是博客方兴未艾时,还是微博崭露头角后,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都属于第一批试水者。

    从2009年开设微博到现在,学诚法师已经发了将近两万条微博,有27万余粉丝。在这些微博里,除了个人体悟,主要内容之一,就是为网友答疑解惑,开释他们的困惑和烦恼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用这个时代的语言,和这个时代的人熟悉的表达方式,来解决这个时代的问题。”龙泉寺负责文化方面工作的贤启法师对记者说,他并不觉得开设博客、微博,借助各种新媒体方式发出法师自己的声音,是什么新鲜事。“我们不是生活在古代,电脑、手机你们用,我们当然也用。”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学诚法师的微博里新添了很多漫画。漫画的主角是贤二,一个小胖墩儿。他是个懂戒律的出家人,常有烦恼,也会带着施主们提出的困惑,诸如职场争端和感情纠葛,向书中的师父求教,师父则言简意赅地提点他。就像龙泉寺里学诚法师和他的弟子们之间的问答一样。

    身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,学诚法师并不介意具体的媒介形式,他愿意尝试各种传播方式和手段,无论高深或浅显,“能传播出去的才是好东西,不能传播出去,再好,作用也有限。能够传播出去,还要大家容易懂,能够渐渐入心,才能真正对我们的生命、社会、国家、人类有帮助。否则,意义不是太大。”

    贤二不仅有漫画,还有动画。动画不光有二维动画,还有面人动画和微电影。贤二的卡通形象是龙泉寺的贤帆、贤书两位法师创造的。贤帆法师出家前曾在中央美术学院读过美术专业。捏面人是因为居士当中有人有家传的面人手艺。动画、微电影则由居士、义工们协力完成,他们当中有人也是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同学,也有人就是影视行业从业者。

    学诚法师的微博不仅有中文的,还有英语、法语、德语、俄语、日语等多个语言版本。贤二的动画也一样,而且还有方言版,比如大连话版。翻译工作同样是由居士、义工们协力完成的,他们有的来自国外,有的自己就是外语人才。“我们从龙泉寺得到了很多精神上的给养,就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回馈它。”义工于月铭对记者说。

    贤启法师告诉记者,无论是学诚法师的微博,还是贤帆法师画的漫画,或者义工们创作的动画,没有人要求或安排,也不是为了宣传什么,而是大家的自发选择。“我们处在这个社会中,自然会采取这个社会上多数人采取的方式。我们并没有与世隔绝,也不必刻意地想办法要与社会频繁互动,以跟上时代脚步。”

    最近贤二的漫画集结成书,名为《烦恼都是自找的》。新书首发式时,前来参加签售的有千余人,塞满北京西单图书大厦的活动区。读者的热情远超出版社的预期,一名女居士甚至兴奋得挤丢了手机。

    至于售书挣的钱,贤启法师介绍说,会统一收归寺院的财务,不属于某位法师个人。“我们寺院里的法师和义工都是没有工资的,寺院只是管吃管住。”

    微博上的法师,时代的浮云?

    微博上最火的和尚,除了延参法师,几乎无出其右。

    这位现任河北省沧州市佛教协会会长,自1988年剃度出家之后的二十几年,并没有什么在僧俗两界广为流传的事迹,直到2012年他遇到了峨眉山的猴子。

    2012年,延参法师在峨眉山录制一段祈福视频时,遭到猴子袭击,但他不为所动。尽管猴子爬得他满脸满头,他仍坚持对镜头说:“生命,是多么地辉煌。人生,是如此地精彩。”由于浓浓的口音,他的话听上去像是:“绳命,是剁么的回晃;刃生,是入刺的井猜。”

    这段4分钟左右的视频不知道被什么人传到了微博上,延参法师因此走红。他被网友封为“史上最萌法师”。“绳命入刺井猜”成为网络流行语。

    出家前曾在媒体工作过的延参法师,没有让这个事件的效应止步于此。尽管走红靠的是峨眉山的猴子,以及沧州话的口音,但是此后延参法师充分借助微博,让大家对他的印象丰满起来。

    延参法师的微博多数内容是劝人想开些,掌握幸福哲学,尽量快乐生活。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是他与小徒弟的问答。在这些问答里,延参法师显得非常幽默。他很熟悉网络语言,用于调侃自己,也调侃徒弟,并为网友答疑解惑,言语间夹杂着一些幽默和智慧,受到网友追捧。

    此外,延参法师还在微博中紧追时事热点。高考过后,他连夜赶写十几个省份的高考作文,放在微博上;世界杯期间,他在微博上预测冠军,评论“苏神咬耳朵事件”;圣诞节前夕,他这个佛教徒还祝福网友们“圣诞快乐”,尽管这是个基督教的节日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要单纯地认为微博微信这些新媒体只是一个载体,它其实就是我们普罗大众的生活内容,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。”延参法师对微博格外有感情,现在,他坐拥2920万微博粉丝,这个数字还在增长,因为它半年前只有2300万。而延参法师的活动范围,早已不仅限于微博这么一块阵地。

    他已经出了十五六本书,还在继续写。他参加了数不清的综艺节目,在节目中不遗余力地卖萌、秀沧州话。他到各地去演讲,既在大学校园里教导同学们努力学习别老上网,也去地方政府教授公务员怎么利用微博树立形象危机公关。他参加很多书画拍卖会,也偶尔为选秀歌手主持婚礼……

    “很感谢这个时代,”得知记者来采访他对新媒体的运用,他不等问就先发感慨,“我的书为什么卖得那么快?很简单,有微博微信,粉丝多、网友多,书就卖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认为僧人的本分到底是什么?这么热衷于出书、演讲、上电视,难道不会有违僧人的本分吗?”

    “僧人的本分是诸恶莫做、众善奉行。”面对尖锐的提问,延参法师一点都不躲闪,“但是我觉得像我这样长得这么难看的人,能发挥自己一点点废物利用的价值,为这个时代、社会做一点自己能做的事情,就觉得很开心了。”他很快把话题岔开。

    延参法师告诉记者,很多年前,他就“几乎脱离于寺院管理,相当于退休了”。他给记者的名片上,除了电话,只简单地写了“河北沧州运河区水月寺”几个字,并没有其他表明身份的信息。

    更多人把他当成网络红人,而不是一名有德行的高僧。延参法师对此并无所谓。“你把延参法师当做人生中的一个朋友就可以了。延参法师什么都不是,就是这个时代的一片浮云。”

    他说他承认,没有峨眉山的猴子,没有微博,他就没有现在得到的一切。他很感谢,也很感恩。“就把它当做一场善缘吧,期间没有产生任何伤害,收获的都是美好,难道不是一种幸福么?”

    收获的美好,当然包括出书的版税和演讲、上电视的出场费。近百位记者采访过延参法师,但没有一个人能问出他这类收入的数字有多少。他告诉记者,很多收入都被他用来做慈善了。

    “免费午餐、爱心衣橱、暖流行动、抗震救灾、救助流浪狗、修建养老院……所有你听说过、没听说过的慈善活动我都参与了。因为我参与,能带动好多人参与。”说到这里,延参法师不再自比浮云,开始强调自己佛家子弟的身份,他说僧人要为这个时代做一定的榜样、示范。

    拎潮包、上电视,“艺僧”是不是僧

    虽然没有延参法师人气那么旺,但在互联网上,释道心明显走红得比延参法师要早。

    据释道心自述,1982年出生的他受电视剧《西游记》里唐僧形象的吸引,于1996年在家乡吉林省白山市皈依佛门,1999年于江西省九江市庐山东林寺正式剃度出家。2006年,他来到北京开始“北漂”生活。

    在微博还没有得到广泛使用的2008年,释道心就凭自己贴在博客上的一张照片走红了。照片里,他身穿赭黄伽蓝褂,戴遮着大半张脸的墨镜,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。“佛门小谢霆锋”的称号,就此被网友叫开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让释道心在天涯、猫扑等各大网络论坛蹿红,博客的点击量超过200万,QQ和MSN上的网友数量突破5000。他精心打造自己的博客和QQ空间,豆瓣、开心网、网络电台也都有涉及,竭力通过各种社交网络和网友们建立感情。同年,释道心还出了唱片《慈航远渡》,挺进娱乐圈。2009年微博开始流行后,他又进驻微博,现在拥有粉丝16万。

    心灵鸡汤和机智问答不是释道心微博的主角,自拍才是。释道心戴着蓝腿黑框眼镜、穿着各种式样的僧袍、拎着潮包、裹着猩红或天蓝色的围巾、瞪大眼睛抿嘴或嘟嘴微笑的照片,充斥着他的微博,不遗余力地提醒你,就像唐僧一样,他也是“一个安静的美男子”。

    在微博上,他还会经常发一些自己出入高档场所或使用名牌奢侈品的照片。新科技产品更是一个也不能少。前几年,释道心随身同时带着iPhone3和iPhone4。他把这两部手机亲昵地称为“我的小三儿”和“我的小四儿”。现在他用iPhone5S,也会熬夜看iPhone6的发布会,准备一上市就出手。

    网友管他叫“最潮和尚”,他欣然接受,并告诉记者,自己是“时尚禅”的创始人。他说“时尚禅”是他所创始的“现代佛学新概念”。“乔布斯说:人活着,就是要改变世界。我说:人活着,就应该做自己。这也是我的生活态度。”释道心这样解释“时尚禅”的含义。

    互联网同样并非释道心的唯一阵地,他也热衷于上电视。《鲁豫有约》《天天向上》等热门访谈类、综艺类节目他都上过。最令人吃惊的是他还参加过一个名为《全城热恋》的相亲类节目,当点评嘉宾。“我喜欢综艺节目,给人带去欢乐。爱咋咋地呗!我们东北人说干就干。不磨叽。”

    当记者问他的身份与所属时,他说:“我对自己的定位是艺僧。从未改变过,将来也不会改变。艺僧是具有特殊性和独立性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是网络成就了今天的释道心,”释道心对此直言不讳,“运营互联网打造了我的净土,我要与时俱进,才能更好地普度众生。”浸淫社交网络多年,释道心认为“社交工具一直是网络时代的模特,彰显着潮流与时尚”。而他自己则“一直走在时代的前端,熟悉网络的生存法则”。

    在释道心的微博上,常有人评论质疑。有人管他叫“花和尚”,有人甚至说他是“佛门的耻辱”。当然也有不少粉丝相当捧场,回复他:“心哥好帅!”“爱你,么么哒。”完全把他当成一个网络红人。

    网友“刘嘉炜”曾在新浪博客贴出了释道心和其他网友的QQ聊天记录截屏,撰文直指释道心意在名利,在商演中索要高额出场费。释道心对此没有正面回应过。他承认自己想红、想出名,但他觉得“这都不是错误的选择,是个人的梦想之一。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,既能传播正能量,又能实现我的人生价值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僧人参加相亲节目和商演,其所属寺院能允许吗?记者电话联络东林寺,对方表示他们那里并没有释道心这么一位法师,“也许他多年前在我们这里出家剃度的,但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释道心的另一个身份是“中国江西省庐山清莲精舍的创办人”,但自东晋时期(公元384年)就已建立的东林寺方面表示,没有听说过省内有这个地方。在网上搜索“清莲精舍”,你会发现除了释道心自己,似乎没有其他人再提起过这个名词。

    现在释道心的微博认证,既不是“艺僧”也不是“清莲精舍的创办人”,而是“香港shidaoxin品牌创始人”。他对记者说,这个品牌经营“时尚禅”风格的服饰和生活用品。今年9月初,他开始代理一款韩国品牌的面膜,并不时在微博上给这款面膜做广告。“传统和尚接受供养生存。我主动改变自己的生存方式,创业生存。”

 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魅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,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。

更多有关 出家人成网络红人 的相关资讯:
热门文章排行